网站首页北京时间:2020-03-08
网站首页 财经 本地新闻 娱乐 房产 家居 新房 民生
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 正文

美的重生

2020-03-08 21:01:02

穆家善作品

美的重生

“当爱因斯坦说到‘上帝不掷骰子’时,他错了。”这是霍金曾说过的一句话。

后来,没有人反驳他……

再后来,上帝也默认了……

那年五十岁的穆家善,接到了他命运中的“上帝的骰子”。

他独成一家,自成一脉。

他用焦墨,用千毫,毅然决然。

在谈笑间,书写着那命中注定的相遇。

他是中国驻美大使馆教育处授予旅美艺术家中唯一的官方“中国文化大使”;

他是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长、旅美著名华裔画家、海外学院派代表画家;

他是中国水墨画活跃在异乡的践行者和推动者,更是推动中国画尤其是中国山水画和世界对接、和当代对接的杰出人物。

但光环虽然耀眼,却也有燃尽的时候。当夕阳收起它最后的一丝光辉,黑暗中,独坐一隅的穆家善突然有了一种苍白的感觉,面对自己已经挥洒了四十多年的笔墨丹青,眼前原本熟悉的画稿变得陌生了,运用娴熟的画笔也变得生涩了,好像一夜之间“江郎才尽、句尽词竭”,书桌上的一切都变了样,这让穆家善的心变得一片空白。瘫坐在椅子上的他,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表情。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惑压上他的心头:回眸画史,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等高山仰止,令其望峰息心;前瞻未来,烟涛微茫,路在何方,不知所向。他就如一个任人操纵的木偶,一台机械运作的机器人,跳动着他人的脉搏,呼吸着他人的空气,犹如一潭久久不曾流动的死水,即使风过,也没有一丝灵动。

其实,穆家善一直是清醒的,他清楚地知道在中国传统水墨画这一领域,重复自己就像重复古人一样没有出路。凝固记忆,故我依然,便意味着艺术生命的僵化和停止。不管在以前的生命里有过多少赞赏与荣光,那都应当是长途跋涉中的一杯甘泉,而不能成为自我陶醉的醇酒,在起步后就永久地躺在旧作上。而最让穆家善后悔的是自己一直在醉与醒中徘徊,游荡在“自己”之外,走着多少人走过的老路,重复着那些相同的日子。他期冀着参破,期冀着跳脱,期冀着有朝一日迎来一个焕然一新的“新我”。有人说:总结昨天,是为了告别昨天。而告别昨天,是为了开创今天,奔向明天。当时的穆家善就曾经自嘲地说:“进入不惑之年的我应该有着‘不惑’的觉悟,但没想到却更糊涂了。我现在就像一只活了40年的老鹰,面临着生与死。”是的,雄鹰,一只在鲜血与疼痛中向昨天告别,用沉默和隐忍开启新生的雄鹰,是他那静静伫立在山顶的孤寂背影,让我们知晓生命也可以如此美丽。

一只鹰可以活到70岁。但40岁是它们生命的一个节点。前40年的“忙碌”历经雨露风霜,它的爪子老化了,捕捉不到食物;喙变得又长又弯垂到胸脯的位置;翅膀长出又密又厚的羽毛,十分沉重,难以飞翔。如果说这是生活的“馈赠”,那更是生命的沉重。我们无法知晓这抉择的痛苦,也许这就是活着的代价。

此时的鹰有两种选择:要么等死,要么重生。选择重生的鹰独自飞到高处,用头抵着粗糙的岩石,在石壁上一下下地磨擦,把老化的喙皮一层层磨掉,直到完全被剥离。这使它无法吞食食物,需要忍受长时间的饥饿。几个月后,新的喙慢慢生长出来,鹰便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然后又是等待……奄奄一息的鹰在痛苦中长出了新的趾甲。而此时它将用新长出来的趾甲把身上又长又重的羽毛一根根拔掉……当新羽毛长出来后,鹰才完成了涅槃般的重生!新的喙、新的爪子,新的羽毛,鹰又能重新捕食了,迎接它的仍旧是那个原来的世界。

这不是励志故事,这是真实的生命写照。这是雄鹰的重生,也是雄鹰的新生,犹如佛经中的“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其实人都一样,在一生中也常常要面临着重生的考验。要想创造一个新的开始,就要放弃旧有的生活、旧有的习惯,然后才能像雄鹰一样重新飞翔。但是我们往往不敢于或不愿意放弃旧有的思想、习惯与生活,我们可能知道维持现状就是终老,但却不愿迈出重生的一步。所以,重生需要的是犹如割臂断腕的勇气,是让自己脱胎换骨的决心。

最终清醒的穆家善有着一往无前蜕变的决心,他放弃了以往的光环,同时他也放下了以前的画笔,放下了画外的负担,直面人生,立志再次做个学生,从零的起点去开始更高层次的探索。他不想愚笨地回到旧传统、故纸堆中去因循远离今天现实的老套,或是一个劲儿地追寻笔墨情趣的现代化,陷入形式主义的泥坑。他想要在一张纯净的宣纸上,用一杆没有记忆的毛笔,画出属于他自己的穆家山水。

许多事情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契机与积累,更需要思想与顿悟。就像苯环的发现。近二百多年前,苯就是一种重要的有机化学原料,而当时的化学家们面临着一个难题,那就是如何理解苯的结构。著名化学家凯库勒也在着手探索这一难题。多少年来,他的脑子里始终充满着苯的6个碳原子和6个氢原子,他经常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一干起来就不歇手。他在黑板上、地板上、笔记本上、墙壁上画着各种各样的化学结构式,设想过几十种可能的排法,但是,都经不起推敲,被自己否定了。1864年的冬天,凯库勒在比利时的根特大学任教,当时对于苯分子的结构问题的研究进展很慢,几乎陷入了困境。一天晚上,凯库勒在书房打起了瞌睡,眼前突然出现了许多旋转的碳原子,它的长链像蛇一样盘绕卷曲,带着耀眼的光芒,突然一条“蛇”在旋转中抓住了自己的尾巴,然后向光环一样不停旋转。这时,凯库勒像触电般地猛醒了过来,眼前似乎还有那一条条“光蛇”在旋转,越来越多,越来越快,最后都变成了一个个带火的光环向他一起飞来。当凯库勒清醒后,脑中灵机一动,将那一条条“光蛇”附在了苯分子的身上,由此联想到了苯分子的结构,提出了苯环结构假说。这一个个合环的结构彰显着智慧与顿悟,使有机化学得到了飞速的发展。就是化学家奥斯古·凯库勒的一次思想的顿悟,最终确定了苯环的分子式,为有机化学的发展提供了理论基础。这是一个基础性的发现,这是一个辉煌的科学思想的迸发。

无独有偶,近二百年后的穆家善在2011年,豁然顿悟,开辟了自己的一脉之学。自诩“以毛笔作情人”的他,在回国省亲的那个春节里仍旧在探索,苦闷至极的他用毛笔蘸上干墨,在宣纸上漫无目的地戳着,之后才发现宣纸上已是另一番世界。在笔、墨、纸之间,他运笔成风,游刃有余,万相迭生,真个是“胸藏万汇凭吞吐,笔有千钧任翕张”。这宛如神来之笔,这不期而至的灵感,就在这前后的短短数十天内,穆家善将沉积了数十年的艺术积淀一并爆发,就像他自己说的:待瓜熟蒂落时,随手一拿,这个东西自然地就出现了。穆家善在经过了几十年对中国山水画上的苦苦探索后,在沿袭传统绘画艺术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形成了强烈而鲜明的,不同于艺术史上任何家、任何派的穆家山水焦墨千毫皴画法。在案台前,在宣纸边,毛笔勳着枯涩的焦墨,毫毛又被放肆地揉岔成刺猬一般,灵感顿至,运笔之际千毫齐发,随性恣意,极大地增加了笔线的丰富性和表现性,既可以顿挫柔转,力透纸背,又可以如若微风拂缕,精致细密。穆家善的焦墨千毫山水用笔绝不在于一种皴法的集汇,而是用笔使转的那种精神的贯注。这使他的用笔始终处于一种猛、狠、准的精神气场。对于他而言,每幅画面都是他的一场生命与精神的战斗。他用笔驰骋于他的画面,将生命的豪情与精神的挣扎投射到山水之中。因而,他的焦墨千毫山水不像张仃先生那样的写实,而是立意于象外,将苍茫化境融于画面整体的气象之中。唯其如此,他的焦墨千毫山水才气象峥嵘,大气磅礴。这不是写实山水所能表现境界,这才是穆家善焦墨千毫山水对于焦墨的发展与开拓。如果说张仃先生的焦墨风景是中西融合的表征,穆家善的焦墨千毫山水则是从西域之境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跨越。

在穆家善的焦墨千毫皴中,“破裂古今,横行天下”,秉持“书画同源”的传统,以书法入画,发挥笔的书写功能,以书法的审美情趣和笔墨现代特质呈现了他开创的继承传统国画精神、新颖高雅的焦墨千毫皴山水画派魅力。他尚简重意的画风是着意将书学的素养融汇到“焦墨千毫皴”的产物,在书法行笔的偶然性中求得丘壑,在用笔的流走变化中、在有意无意间笔笔生发,因心造境。如同写草书一般,在笔下流出的是画家的主体心胸与大自然融会陶冶后的一种丰厚的意象。他把焦墨和写意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在极为浓重的墨色中强调抒写的意韵,将线与面、塑造与抽象等因素融会贯通,综合运用,使得他的焦墨山水与其他前辈画家相比,拥有更为醒目的视觉张力,在笔墨的挥洒中展现出更加流畅的气息,干裂秋风的细节与润涵春雨的整体形成有机结合,老辣的笔墨与苍茫的意境相生相应,书写出一幅幅山川与云气紧劲相连、神采飞扬的诗意画面,宛若用纯墨和极重的黑色所交织成的视觉交响。这一切都可以从他的的焦墨千毫皴山水画上说起:他的千毫焦墨用笔以中锋、侧锋、藏锋、露锋等自然转换和轻重、疾徐、刚柔、顿挫的交错搭配,书法和绘画交融一体自由抒发磅礴与韵律,突出体现了“写”的特征,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书法表现的意味,具有文人画的笔简意繁的审美情趣,使其在创作过程中犹如身心投入到山水而自然深入,画出了山水面貌的万千异态,在画面间荡漾起一种充沛的感性和创造的激情。

2011年5月29日,“苍茫化境——穆家善焦墨画国际巡回展”于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自此“焦墨千毫皴”的概念正式进入中国画技法武库。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国文联主席孙家正专程到中国美术馆观看焦墨画展,并为穆家善焦墨画作品题词“独具神采”。全国人大外交委员会主任、前外交部部长李肇星欣然题词“祖国唯一,人民至上,苍茫化境,青春常驻”。时任外交部部长杨洁篪也专程前来参观。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专程参观后对穆家善的焦墨探索作品高度评价并题词“在坚守中创新,画出苍茫新境”。自此中国的毛笔刮起了一股气势恢弘的焦墨千毫旋风,苍润奔放。中央美院博士生导师薛永年给予穆家善的评价:“看到穆家善的山水画,就会想到传统,想到传统的活力,想到传统的生长点。穆家善的焦墨千毫山水,既不同于程邃、黄宾虹,也有别于张仃。比起程邃来,他的意境化枯寂为苍茫。比起黄宾虹来,他的境界更大,笔墨形态也更丰富。比起张仃来,他的丘壑位置都经过了内心感情的熔铸,删拨大要,留其精粹,气脉贯穿,情韵流动。”其实,穆家善创作出来是一种意境,这种意境是原有的山水所没有的,这种意境不是一种瞬间的人和自然的交融和交汇,而是自然与它自己现有的野性的雄强的力量来对人的存在提出了一种挑战。

在穆家善的精神世界里,总是强烈地迸发着让中华文明崛起、传遍全世界的激情。细细品读他的焦墨千毫皴艺术作品,在保留中国传统山水精神、新文人画哲思和诗性的同时,放眼国际的艺术思想,使其在艺术宏构中融合了各种艺术理念和构成。他将中西方绘画语言聚于自家麾下,大胆抨弃设色,在知白守黑的二元色构成中追求道家‘大道至简’的境界,完全仅凭一两杆中国毛笔和一砚焦墨,通过笔法和墨法的运转,将他帅气新锐的‘焦墨千毫皴’、西方现代艺术和中国文人画三者奇特灵动地结合起来。山川、梯田、海湖、松竹、村庄、风云,笔端见自然地流淌在宣纸上。笔歌墨舞的现代气息中又富含中华太极之神韵,黑与白的线条和大块面的黑色之间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常常启发现代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和审美感受,感染着人们进入他的淳朴高雅、锐意创新、积极向上的艺术境界。

穆家善是一个艺术家,他在界定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上,他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他谙熟中国画的传统,同时,又实实在在地生活在西方世界,触摸到了西方文化的内在,所以他的见地非一般中国画家所能企及。他看到了中国艺术的浪漫与空灵,体验出了西方文化的写实本质。身居美国,却不为西方文化所遮掩和吞没,不逐艺术的时尚新潮,保持独立的思考和坚定民族文化信心的确立,来自穆家善坚韧的毅力和人格力量的结合。穆家善喜静,他认为只有用心、安心、诚心地去对待一件事,才会有成功的希望,心里平和知足,没有人驱赶、逼迫他去画画,也没有任何诱惑能让他在通往艺术高峰的艰辛道路上停止攀登。如今他的画作日臻成熟完满,空灵中透着飘逸。一些中外同行称,从他的画中可以感受到中国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境界。他新颖高雅的“焦墨千毫皴”山水画作品既继承传统国画精神又发扬笔墨现代特质。对于穆家善本人而言,这是其本质力量一次创造性的对象化,具有铅华洗尽、礼见真佛的意味。 (文章写于2013年4月)

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焦墨山水画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研究员、荣宝斋画院教授、文化部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穆家善中国焦墨山水画工作室导师,荣宝斋画院穆家善焦墨山水画研究工作室导师。历任南京大学中国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长、美国蒙哥马利学院中国画教授、上海戏剧学院等中美10余所大学客座教授;英国剑桥国际名人传记中心终身国际艺术顾问、美国传记研究院艺术顾问、李可染艺术馆艺术顾问等。2011年初,独创中国画“焦墨千毫皴”技法,引起海内外画坛反响,被中国驻美大使馆教育处授予“中国文化大使”荣誉称号,被誉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画家、中国焦墨画领军人物。

穆家善,1961年生于江苏连云港。1981年拜艺术大师齐白石弟子陈大羽教授为师,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是早期中国新文人画代表画家和策展人,活跃于八、九十年代中国画坛。在1987年荣获《第七回日本国际水墨画邀请展》大奖,当时的日本《朝日新闻》评论说:“杰出的绘画技巧和出色的艺术表现手法,预示着穆君将担负起中国画崛起之重任。”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穆家善个人画展,在京城引起反响,中央电视台当日新闻报道,新华社、中新社等主流媒体报道。1995年应邀赴美国马里兰美术学院讲学,居海外18年,长期担任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长,驰骋国际画坛却很少介入国内事务。2007年成为中国教育部遴选的“长江学者”候选人,2012年被作为国际杰出艺术学者引进回国工作。其焦墨画作品被选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高等教育“十二五”全国规划教材/中国重点美术学院系列教材《山水画教程》。曾应邀为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50余所国际著名大学讲学,被美国政府五次授予《联邦教育家奖》,七次被旧金山市长、洛杉矶市长等城市授予荣誉市民奖。荣获美国《二十世纪成就奖》、《杰出亚洲艺术家奖》、《中国文学艺术作品金奖》、《第七回日本国际水墨画邀请展》大奖等十余项国际奖。

2008年,穆家善是联合国世界银行遴选推出的首位华裔画家,为其举办了《穆家善中国画国际巡回展》。分别在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香港中国画廊、中国画国家画院、日本歧阜美术馆、法国卢浮宫、台北国父纪念馆、美国马里兰美术学院、旧金山世界艺术画廊、洛杉矶世界艺术画廊、华盛顿世界银行以及联合国总部、法国卢浮宫等各地美术馆举办40余次个人画展和百余次国际组展。门下弟子有五百多人次获得美国联邦绘画大奖和国际奥林匹克绘画艺术大奖。被载入英国剑桥《国际名人录》、美国《国际最有影响力五百人》、《中国美术三十年》、《中华文化复兴代表人物志》等历史文献。出版有《当代艺术家画库—穆家善专辑》(中国画报出版社)、《海外中国传统的守望者-穆家善艺术世界》(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穆家善美术馆》(人民美术出版社)、《苍茫化境-穆家善焦墨画集》(人民美术出版社)、《东方欲晓-穆家善焦墨画集之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为祖国山河立传—穆家善焦墨青岛写生集》(青岛出版社)等专著画集十余部。2016年10月,穆家善再次受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G20 大会秘书处邀请,赴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在G20国际年会举办“大匠风范——穆家善中国画国际巡回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展”(IMF),在拥有189个国家的这一国际舞台大放光彩,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拉加德女士,在人民币计入国际一篮子计划生效之前一日,特地着中装接见了穆家善,并收藏了穆家善教授的一幅焦墨山水画作品。

2017年新年伊始,穆家善被《走向世界.中国画都》杂志评为“2016年度艺术人物”。穆家善作品先后被联合国、世界银行、中南海、中国美术馆、中国驻美大使馆、中国国家画院、江苏省美术馆、武汉美术馆、厦门美术馆及国际名牌大学收藏。前总理朱镕基、美国总统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鲍罗∙沃尔克、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联合国副秘书赤坂清隆、沙祖康、马里兰州长格兰∙丹宁、美国国会议员本杰明∙卡登、日本外务大臣武藤嘉文收藏。从九十年代起,穆家善的作品被北京保利、瀚海、荣宝斋、深圳艺术品拍卖行、香港慈善拍卖、华盛顿中国赈灾拍卖。2010年他的家乡连云港市建立了 2850平方米的《穆家善美术馆》。

文章均源自互联,精编整理公益分享(我们敬重原创,版权归网原作者所有)

标签:
猜您喜欢
热门推荐
焦点美图